松本国王的紫土豆

状态不好,先临摹两张找感觉

收不到切页只有自己动手了~

好棒的体验

安德莉凯利:

[Hotel Repo]宿坊--岛国性价比最高的体验式旅游 (京都 智積院)

国人在日媒的笔下向来形象不佳,经常通篇也阅读下来,一个骤然暴富只会瞎买一通的土包子形象跃然纸上。但是话说回来,谁没在机场碰到过手拎电饭煲、脚推马桶盖的大伯大妈?谁没有被N年未曾联系过的老同学在社交网络上诈尸式地敲打:帮忙带点尿不湿/化妆水/酵素/防晒霜/润唇膏吧~ 不过去年下半年开始风向出现了变化,岛国人民发现,中国游客已经不满足于买买买,开始会“玩”了。换个高级点的词汇就是“体验式旅游”——不满足于走马观花式地景点打卡,而是通过参与特定的文化活动来获得更深入、更有目的性文化体验。在和服变身/料理教室/工厂见学等一堆花样百出的项目里,我还是倾情推荐下寺庙限定参拜活动。

例如某年参加过的京都妙心寺退藏院的早间限定参拜plan,赏庭+法话+瓢亭的精进料理朝食总计3500日元。红叶季这类的活动总是特别吃香,基本一周左右就会完售。从plan本身来说华点不少:退藏院的“一滴海庭”本就有名,法话过程中可以近距离欣赏如拙的瓢鮎図(日本诗画轴的开山之作),末了还有面向方丈庭院的米其林级别朝食,仪式感满分。想国内动不动一顿饭就能吃掉2、300大洋,花同样价钱就可以享受岛国寺庙的VIP PACKAGE,有吃有看有玩,再算了算两国人民的可支配收入差,禁不住悲从中来。

住过 智積院会馆之后才发现,原来退藏院还不是最实惠的。咬咬牙多掏2000日元还能蹭个住啊!在京都要住个像模像样的和式room并不便宜,2000日元的预算大概只能和陌生人去拼相扑屋了,有轻微社恐的本人肯定是拒绝的。但是在 智積院会馆,6000日元就能独占一个6-10叠的和式,且有大浴场来抚慰你疲惫不堪的双脚。最棒的自然数第二天的住客限定活动:

早上六点大厅集合(没关系,死观光客不睡都可以)

金堂跟着大师们お勤め半小时(正坐很累,然而可以忍)

明王殿護摩供法要半小时(腿已经失去知觉,然而太鼓演奏好厉害,唱经的比丘尼声音太悦耳所以也可以忍)

方丈庭院游览+法话 (主讲的那位法师,如果不是家中有寺庙要继承的话,大概可以去参赛M-1爆红吧...谈梗简直信手拈来,不但开涮自己,还涮了主持一把,我全程笑成傻X)

境内游览  (奥絵 百雀图,这是一个华点,忍住不剧透;宝物馆 长谷川等伯和其子久藏的传世名作「桜図」「楓図」)

推荐大噶入住之前先读下安部龙太郎的《等伯:金与墨》和松冈正刚的《山水思想》,这样在宝物馆看实物时就能收获惊吓级惊喜了。

本来以为朝食顶多是便当级别的,没想到居然还被正儿八经领到餐厅上了汤豆腐。到这里,我开始认真相信搞寺院会馆大概真的不为了赚点供奉钱,而是想普渡众生花样弘法了Orzzzz

最后贡献一个坏消息,智積院会馆2018年12月18号开始要停业修缮,直到东京奥运前夕才重新开放,届时涨一波价估计不可避免。不过京都宿坊众多,深掘一下,说不定能发现更大的惊喜呢?


智積院会馆HP:http://www.chisan.or.jp/sanpai/kaikan/


日经2018年9月号 堂本光一连载

舞台剧新作《ナイツ·テイルー骑士物语》的彩排也已经有一个月了,以前的彩排主要是以戏剧研讨会(原文为WORKSHOP①)和意向训练②为主,最近终于有了“更进一步”的感觉。(笑)虽然大家看到这篇连载的时候,舞台剧已经正式开演了,当下还有许多不确定因素,姑且先将所有场景拉通过一遍,通过赶鸭子上架的方式完成全部彩排。。。目前正进行到这个阶段。
注释①:


注释②:



最后大约有两周时间是在实际采用的布景中进行彩排。因为不在真实大小的场地试着走位,就不清楚还有多少问题。“这里的移动,在几秒钟以内绝对赶不上啊”类似这样,会出现各种各样在排练场无法暴露的问题。

正因为是“原创作品的首次演出”,变更的数量超出寻常。通过将剧本不断修改润色,让我想到了第一次主演《shock》的时候。并且,这次的剧本都称不上是“本子”,而是用文件夹将很厚一叠的纸收纳起来。因为每天更改的地方太多导致无法装订成册(笑)。现在都还会有增加一幕的情况,虽不至于出现大的变更,剧本页的更替很频繁。音乐剧本身有表演剧本和乐谱,这两本文件夹我总是随身携带寸步不离。


细腻而不拘泥于细枝末节

John(导演)在表演上不会有“这样走位,声音更放开一点”类似细节上的指导。演员不是遵照导演指示去表演,而是根据导演对场景的描述,自然而然地发挥。这种“自然而然去发挥”很难用语言解释清楚,是只有接受过他指导的人才能明白的感觉。所以大家都说“John在施展魔法”。虽然我也不清楚有什么在指引我,意识到的时候,已经按照他的意图在表演了。

虽不至于说是细枝末节,他十分注重细腻这一点。也就是对角色人物的细致拿捏。导演会将莎士比亚的时代,故事的背景娓娓道来,相比技术层面,更追求对剧本内在、精神层面的深刻理解。随后演员们将他描绘的世界领会吸收,必须通过有形的方式呈现出来,这个层面上,相比“这样动,那样走”的直接要求显得更加困难。

也就是说,导演极少会提出诤言。讲解完场景,就“OK,try it!”当然也会有想稍微考虑一下的时候,但不进行下去就毫无进展,总之先试试看。John就是以这样为基准,有发挥余地的地方就让大家自行发挥。。。类似这样。不太会有“那么将刚才说过的地方再来一遍!”的情况,所以排练后研读和复习剧本,就变成了我非常重要的任务。

为了备战第二天,规定排练在18点结束。这一点也是非常欧美的操作,即使是排练正当头,时间一到也立马结束。印象中我还被问到过这样回家后的时间怎么度过。

还有觉得很困难的地方就是剧本的措辞。剧本本身是用英语写好后翻译成日语,也就是说不是平常的日语。英语特有的表达方式,会觉得“用日语直译过来不成立吧?”但因为是John讲就之处,就这样直译了。没有调整成自然的对话方式。更何况剧本的原著是莎士比亚,古老迂回的表达方式随处可见。

说实话,刚开始我浑身不自在。切换到“这是《骑士物语》的世界观”后,心情才变得稍微愉悦起来。(笑)“这个说不出口吧~?”像这样的台词也是,帮助我更好地塑造自己扮演的角色。

舞蹈方面也和以往完全不同的惊人操作。编舞老师首先询问大家“会跳什么?”我们就跳给他看。于是第二天就只编了一小节的舞蹈动作,“后面的你们自己考虑下”。“哎~~~!?”大家都震惊了(笑)。虽然最后这一幕戏变成了其他内容,去掉了舞蹈场面。

回到剧情本身,日本人通常会一路铺梗设下埋伏,最后再巧妙地将故事收回来,在这上面狠下功夫。但作为外国人,意外地有直来直去,“这样就可以了”(笑)。我向过去就有跟John合作过的芳雄打听,“这个地方就这样一笔带过了?”据说带着这些问题就迎来正式演出的情况很常见。以我的性格而言,这种事情太可怕了,真的没有问题吗。(笑)


超麻烦啊,长发!

现在已经很长的头发,是在《骑士物语》敲定之际,应John的要求,开始留长的。我饰演的名叫アーサイト的骑士,形象是长发,虽然戴假发就可以,尽可能还是不想用假发。但因为长度不够,最终还是接了假发(笑)。只是自己的头发也长的话,接发会更自然,就继续留长了。发色也是——虽不清楚是不是John的意思,化妆的工作人员建议“稍微加入点金色”,就染成了浅色。

前面和脖颈儿处的头发像现在这样长,也隔了有十来年了吧?感想肯定只有一句“超级~~~麻烦”啊!!以前我还真能忍受啊(笑)。饭很喜欢吗?对我而言除了角色需要以外毫无用处,这次的舞台剧结束后,也许马上就剪掉,怕剪头发麻烦,就放置不管也不一定。谁知道啊,反正随我乐意!(笑)

在排练场我会把头发扎起来,原因之一是自己怕热,另外就是John说过旁边的头发掉下来会挡住脸,看不到表情。虽说这样,将前面的头发(像喷泉一样)扎个丸子头。。。在演严肃的一幕时,头发突然散开,不是很招人烦嘛。我不希望影响到对方的情绪,外形也尽可能地贴近正式演出的气氛,这样更好。

TN的标准本还没画完,又开始画护照本了,小册子像连环画一样~

太可爱啦_(´ཀ`」 ∠)_

摸个精灵王子

自翻|Domani 9月号 堂本刚 なら(ず)もん

沉浸在爱好里对我来说是不可缺少的时光

久违的画了画。我并不是为了要画给谁看,就任由画笔流淌。今天的画也是。拿起喜欢的水彩颜料,挤在调色盘里,还没想好要画什么…手握着笔,自然而然就画起来。用色逐渐深沉,我的画基本上以这种黑暗系居多,偶尔也会用特别明亮的颜色。
不局限于画画,做手工、衣服穿搭的时候,也会遵照当下的心情。成品不喜欢就马上扔掉,只保留钟意的。思来想去太浪费时间,下一站谁也未知才是人生啊。按步照搬的生活固然很好,现实却是充满变数。还是随波逐流最合适。我自己年轻的时候,有过“到了20岁就结婚”的愿望,结果嘞,都一把老骨头了。(笑)
最近忙着各种音乐活动,很难有时间消磨在兴趣爱好上。等稍微稳定下来,想要好好画画。家里有全套的丙烯颜料,有时会灵机一动想画画了。我从小就喜欢画插画,也喜欢上美术课。写生的时候,会因为不满意,在规定的时间内画不完。我并不是会一笔一划精雕细琢的类型,而是在涂鸦的基础上继续画,沉浸其中。我画画的时候,什么也不想,变成无我的状态,身心得到休整。大约十年前,画过一副大脑一样神奇的画,不知为何,自己情有独钟,就挂在自家的墙上。这幅画没有明确的主题,意义也不明,看过的人评价是“只有刚能懂的画”。就创作而言,这样不就挺好的嘛。
我也喜欢书法,受委托写过live的答谢函,给节目提名。以前习字的时候,没有临摹过字帖,想写就写。我试过将脑海里浮现的角色画出来,于是就创造出全新的东西。所以不要考虑太多,首先是剔除晦涩深奥,将想法原原本本的画出来最要紧。以后还想试试写大字,并不是现在,等我老了以后吧,到了爷爷辈,能成为珍贵的嗜好就好了。

长发的吱呦太美了,画不出万分之一T^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