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去奈良钓小龙虾

堂本光一|日经连载 Vol.64 没有比维持现状更难的事

最近,艺人留学的新闻频出,这个月的连载编辑建议我就此谈谈自己的看法。但很可惜,我无可奉告。完了!(笑)

就任何事而言,我都秉承“别人是别人,我是我。做各自喜欢的事不挺好吗”。就算是袖手旁观,我还是认为想留学就去,暂停活动不也是无奈之举吗?有风险,也只能成则为王败则为寇。不这样啥挑战也成不了。

顺带一提,我自己对海外留学一点兴趣也没有。假如事务所建立机制从中斡旋,我也没啥想问,无话可说。(笑)

相反,碰到海外知名dancer来日本的机会,事务所不时会安排授课。围绕《小骑士》的导演John,绝大多数工作人员都是外国人。从五月开始彩排到正式演出期间,似乎都在“John的学校”留学。我个人而言没必要把目光放在留学上,可能受惠于这样的环境影响。

仅就舞蹈来说,“外国人优秀,国外的好”已经早就过时了。首先要学的话,在国内跟着教基本功的老师好好学,我认为这样更好。首先为找到这样的老师而努力不好吗?

现场有国外的工作人员和dancer,我会用现成的单词和动作眼神来交流。虽然完全不会英语,说错了我也不会害臊。要是发音魔幻听不懂,我倒觉得很好玩(笑)。反过来常常会教对方日语“试着说说看?”。

不限于技艺层面,留学能与当地的人和氛围邂逅,最大程度受环境刺激这是事实。我也能理解置身其中,会是一个很好的的契机重新审视人生吧。

爱豆也持有主见的时代

艺人留学增多的理由,我连现象都不知道(笑)。若仅就爱豆而言,我认为是有主见的孩子越来越多了。

我从以前就不太会有自己的想法去工作。要说全部听任安排也不对。相信事务所的指引,就一路做到现在了。

当然细节上不时会提出反对。但在反对的时候,要做好深刻觉悟。大多数工作人员建议“这样做不更好吗?”“不,就这样”要推行自己的想法,就有可能导致失败或是批评,只是自己承担责任还好,还会给大家带来困扰。所以并不总是行得通。

暂停活动和解散时机也是如此。假如成员提出想要解散,与此相对,周围的工作人员要求全员“再稍等一阵”。是我就会考虑“等一段时间吧”。如果自己强烈觉得“现在公布是最佳时机”,也可能会一意孤行。

针对工作与名字附带的所有事情,我不认为仅靠个人意志就能推进。还关系到几百上千人。

当然这其中会出现各种不同的声音,要全员达成一致会很困难。我相信工作中兼听则明,会产生好的结果。个人情绪放在其次。

趋势改变的决断点在哪

和以前相比,以爱豆身份活跃于前的时间大大延长了。“这个身份还能持续多久呢”,30至40代有人思考这个问题也很自然。如今的时代,这个时间点必须自己去寻找、判断。

艺人的人生阶段在众人眼中是何等光景,我并不清楚,大部分人总觉得有一个成功模式,按照活动节奏惯例行事吧。确实也没错。这其中也有人思考自己的人生,朝着梦想而迈向别的道路。

这样说来,选择挑战全新事物更充满刺激,听上去困难重重,我要补充是,保持相同节奏连续十年二十年也绝非易事。将“安定”解读为“墨守陈规”的,不乏其人。假如一旦对饭抱着“我做什么你们都会买账”这般天真,就绝对没法持续。

自己的活动,我也有过“陷入墨守陈规”的时候哟。《SHOCK》做了18年,KinKi Kids也已经22年了。这种时候,我会直接和工作人员商量,“现在的状态很糟糕啊。要怎么做才能阻断这种趋势?”“要在哪怎样改善才能向前推进?”

这个意义上,即便我从事这么多年,也没有例行程序可言。“这是惯例。。。”一旦这样想就可能坐以待毙。

涉谷subaru、冈本圭人、五关晃一、屋良朝幸。7月从关8退出的subaru,年满将退社。宣布将留学学习音乐,具体时间和国家未明。Hey!Say!JUMP的冈本圭人9月去纽约的戏剧学校学习。A.B.C-Z的五关晃一多次到纽约学习舞蹈。屋良朝幸曾为习舞去洛杉矶短期留学。


去年KinKi Kids演唱会的模样。考虑到堂本刚身患突发性难听,采用大规模管弦乐编组伴奏的特例演出。已经连续21年在东京巨蛋举办演唱会的他们,宣布今年不再举办。照以往乐队编排来演唱,在东蛋这样巨大会场,音压太高,会给耳朵造成负担。两人和工作人员协商到最后,得出这个结论。着眼未来,暂且休养生息。

本月小记:

小小的反省下综艺节目里态度倦怠

“不能认为做什么观众都会喜欢。艺人的关系观众包容许多。”堂本这样说。例如《KinKi Kids的奔奔笨》。出外景中倦怠慵懒的画面很多,“那也是我们个性的自然流露所以成立。本来若是其他职业,那般态度会气成土拨鼠吧?(笑)”编辑部指出“这样说来是一边皱眉一边露营了”,“皱眉了?那还真是过分呐(笑)不能恃宠而骄”心怀自省这样说到。


堂本刚|SEVENTEEN 11月号

听堂本刚畅谈17岁的时光,解答SEVENTEEN读者的烦恼。

17岁的堂本刚,身为爱豆坐拥绝顶人气,淹没于排山倒海的工作中。在光鲜亮丽的背后,积攒着烦恼、迷惘、纠葛。。。正是苦苦挣扎的青春时代。一路披荆斩棘,堂本刚述说着“将旁逸斜出的烦恼修枝剪叶,自身愈发茁壮”。对眼下正深陷迷惘的seventeen读者,最想传达怎样的话语呢?

升学就业、父母、朋友。。。为我们解答JK的烦恼。


17岁的时光

我的17岁,正好做着SEVENTEEN的专栏连载。

虽然今天编辑给我带来了当时的连载。。。。。。

十几岁的记忆于我而言空如白纸,忙到断片儿。

能想起来的,相较于快乐,亦全是辛酸,甚是悲哀。

时而当小孩子对待,时而又要求“有个大人样”。

身边尽是只图自己方便的大人

总归有些孤独。。。。。。真真是雾霭重重的青春年少。

后来还导致自律神经失调,患上Panic  Disorder。



Q:为了实现梦想,想念东京的专门学校(类似于国内的专科和高职),父母却强烈反对道“不是读大学就不许去东京”。要怎么才能说服他们呢?(NAKANO 高二)

我虽然看上去颇像是“狂妄不羁爱自由”的人,却从不曾任意妄为。母亲叫我“念完高中”,便无论再忙也好好上课。曾想要学服装设计,事务所“希望我能专注于工作”而反对,我也就放弃了。从事这份工作必然存在“能做”和“不能做“的事。一直以来我都和旁人有商有量。同时,真正心之所往我就会拼命游说对方。也因此接触到各种类型的人。若是对方擅长沟通交流,怀抱热忱打动他即可。若是对方必须透过书面文字,将想法付诸纸上甚是有效。若上述皆不是,试着通过照片视频来展示。比如,可以叫上志趣相投的朋友到家里来,和爸妈一起吃顿饭,一面让他们瞧见你们畅谈梦想的样子,也试着迂回地引出对未来的热烈憧憬。正是因为有各式各样的人,不要因为一种方法失败就放弃,各种最好都试一试。常言道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”。确实长辈的劝告可能是对的。。。。。。我想遵从自己内心的声音。实际上,我对遵照大人意见做”乖孩子“有些后悔。要是学了服装设计,自己涉足的领域应该会更加广阔。”去念服装设计专科学校就好了“,即使是39岁也还这样想(笑)。


Q:必须要确定升学方向了,既没有热衷的事物也没有梦想,找不到理想的目标。(葵 高三)

集体竞走就是要全员手牵手一齐朝着终点线奔走。。。。。。与旁人互相比赛,做出与众不同世间没有的东西。我认为,这是成年人的责任。越是温柔的孩子,在做梦的时候负罪感越强。“各自怀抱不同的梦想”意味着出现分歧。意见有分歧,不同见解之间可能发生冲突。正因如此,与大家追求一致更能安心。若是“与众不同”,会不会被欺凌,被讨厌。因为讨厌“与众不同”,即便有想做的事和梦想,也尘封在心底。。。。。。在这里,我要同大家大声疾呼。当然“与别人不同也没什么”,“理所应当跟别人不一样”才是。请大家照照镜子,镜子里的脸是这世上仅此唯一的自己啊。这世上不存在完完全全一样的脸。没必要因为“大家都上”而去上大学。不随波逐流,追寻自己的梦想便好。“找不到梦想和目标”就倾听自己的心声。自己喜欢的、擅长的。。。。。。试着在本子上记下只言片语。“自己在做哪样的时候最幸福”、“自己适合做什么样的”、一定能找到的。


Q:对朋友说不出真心话。总是随大流,刻意讨好别人。一想到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能真心相待的朋友了,要孤苦伶仃一个人,偶尔就会寂寞。(HINANO 中三)

大致上我觉得“被人讨厌也无关紧要”。纵然存在见解和价值观的差异,“讨厌”的背后,“要是赞同这个意见,我也会被讨厌”,以周围为主再保护自身的结果,大体是这样。没必要跟打着无聊算盘的人一起,若是现在,身处这样的团体,我会立马闪人。会有能交心的人,说真心话的场合。要是总也寻不见,自己营造一个便是。我就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。茅塞顿开后,“我是这样想的”坦率地发表意见。这其中有离开的人,也有接受采纳的人。这些朋友说“想让刚见一见的人”,更甚带着伙伴就来了。本性暴露出来,被当作是“怪人”会害怕吗?这样想的人,就让他们想好了。让所有人都喜欢,本来就是天方夜谭。人群中能寻着几个知音足矣。


人生的前辈,请教教我 (老司机求带)


要怎般,做自己,禹禹前行,满怀憧憬迈向人生路,

必是需下苦心摸索不断试错。

还要,发自内心地笑着说“我很快乐”。

当然要花上很长时间了。(笑)

我也经历种种,想向十几岁的SEVENTEEN读者传达的心情和言语,

能传达到就好了。



即使做着“拿手的事情”

即便从事“快乐的工作”

这其中必然不止“幸福”

“辛劳”如影随形。

无论道路如何险阻,

能否披荆斩棘乘风破浪。

答案只在选择间。



堂本刚|songs11月号 东大寺LIVE pick up message


承蒙恩惠,我得以在奈良无垠的天空下,站在东大寺的大佛前举办Live。出生的时候,谁也想不到有一天我会站上这个舞台。在今天这样一个幸福的时刻,我深感谢意。

感谢今日莅临到场的各位观众,忙前顾后的众多工作人员以及各位音乐人士,最重要的是东大寺的各位长老,大家一起愉快地串联起此时此刻,共同实现这个舞台。我站在台上,回顾过往,思绪万千。

祈愿祝福这一仪式,从古至今,先代于我们口口相传,是那么地宁静祥和饱含爱意。这份心境这个动作我们是否会在某时某刻将它遗忘了。即使身处艰难时世,我也不忘自己生于奈良,即便年岁更迭,这份心意也不曾遗忘不会消失,每日晨钟暮鼓我都会合掌祈愿。今后也将继续,诚挚地期盼,有越来越多的人能践行这一传统。

面向大佛,脑海里浮现出古代奈良的光景,甚至是穿越回那个时候。。。生命从呱呱坠地之时到渐趋枯竭,直至升入天堂,Live以人的一生为主题,吟颂吟唱。压轴再回到奈良,这座在大佛身旁养育我的城市,倾注了我血液里对故乡的全部感情,想让大佛聆听自己的心声,最后就变成这般任性的歌曲。

原本我并没有打算最后唱《街》。是工作人员提议,我苦恼了很久。要(在奉纳演奏上)呈现强烈的个人想法吗。

这次的Live是想向大佛、向奈良这片土地而献上的奉纳演奏。因为我是奈良人,就算是听一下本地人的心声也好,便遵从大家的意见,最后唱了这首歌。


这次东大寺Live,我当然是翘首企盼着。但同时奈良非常宁静,要呈现怎样的舞台效果,才能让奈良人理解,我考虑了许久站上这个舞台。

在我心中,有大佛,有奈良,还有在奈良这片土地上数千年来传承至今的思想、信念、精神。。。想用自己的方式呈现,也是我身为奈良人的使命。在这样的时刻大家以目击的方式参与,为此我在东京准备了很久。可一旦站在奈良天空下,比我想的更加。。。可行。即使我身不在奈良,奈良也长存于我心中,无数次向心中的奈良请教,串联起各种时光,终于踱步至今日。

今天也是清风虫鸣,即使未能到现场,也能听到奈良居民的心声。能诞生在如此美好的土地上,年岁更迭愈咀嚼出这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。当我升入天堂之时,想要在奈良,进一步讲,袒露赤诚,仅仅作为一个普通人画上生命的句号。



在东京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,要用心留意对方,一边察言观色一边工作,这常常使我陷入痛苦。言语之刃太过锋利,透过语言变成文字,就断定你是这样想的,让我很害怕。即使心中并不是这样想的,“你这样说大家更接受吧”,“会更受欢迎”,这般人为操纵语言,已经成为约定俗成了。

我们明明可以像小孩子一样,更多地用第六感来思考,所谓大人就是口是心非。。。这样的人很多。与朋友的孩子和宝宝。。。如心灵般的对话让我非常快乐。小朋友会直言不讳。有个朋友的小孩叫我“弹吉他的叔叔”,他想要和弹吉他的叔叔留一样的发型,就去剪了,奈何头发太短,最终还是没能实现。又闹别扭,“要跟弹吉他叔叔留一样的发型,我也要弹吉他。”这样开诚布公的交流,让我非常安心,就像回到奈良的时候,常常会希望自己的生活也如这般。

一回到奈良当然十分幸福,也会生出许多悲伤。并不是说现在的我对自己说谎或是演戏,一旦要迎合周围,就很难以原本的自己生活。一回到奈良就能窥见自己心中不必要的欲望,如果生活在奈良这些欲求就不会生长,仅仅是作为一个普通的男生,简单的人生活着。每思及此,便常常陷入悲伤。

十几岁的时候想要以这般单纯的心态在东京打拼奋斗,却常常无法传递内心所想,好多人评价我麻烦难搞一本正经。渐渐地我变得害怕与人交心。用心与人交流,是我在奈良在父母身上学到的,原本对东京生活很有信心,无奈算计的人太多。。。人会败给这样的环境吧。我很不适应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,只要意见占多数就会执行。这种情况即使逆流而上,也要消耗大量脑细胞。。。最终还是会按照优先顺序执行。

如此这般,自己身心俱疲,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,这种时候就想回到奈良。不是要与东大寺的哪位长老寒暄,仅仅作为一名奈良人很平常地走大殿,向大佛合掌祈愿,再踱步至充满回忆的地方,来一场小旅行,下榻民宿,疗愈心伤,常常这样。极目眺望平城宫迹广袤的天空,将自己的心中暂时无法派遣的感怀付诸天空,等成长之时再将其取回,如此循环往复,被奈良的天空、大佛、被奈良人漫无目散步的身影所拯救。

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要怎样回报故乡的这份爱,一路采撷神奇的缘分,与许多人相识走到今天。感谢这份联结与缘分,虽然不能直接回报奈良什么,仅仅想把心中对奈良的思念与爱,传达给奈良。就这样迎来了与各位结缘,珍贵的今日。

自我患病以来,每天与各种想法做斗争,在这种状况下,能允许我在东大寺的大佛面前唱歌演奏,对我而言如梦幻一般。各方传递的爱将我包围,前来观看的大家,相关人员,东大寺的各位,如此这般爱着我,我将当下生活的现状与感谢融入歌声与音乐中。

要怎样向大家传达呢。。。每一个人都拥有自己独有的色彩,感受方式也不同,这样就很好。古代的奈良也是汇聚众人,考虑到方方面面呈现出色彩斑斓的世界。只是在如今无需过多交流就能与人迅速联结的时代,事物之间、心与心之间、特色之间的交流碰撞愈加匮乏,这样的时代太过危险。像谢谢你、我爱你、衷心感谢、早上好、您好、晚安、晚上好这样的问候,在用到的场合、人际关系中,甚至是自己的人生里都褪去了原本更加饱满的感情色彩。。。真是一个艰难的时代。

我很幸运,相逢的人大多饱含爱意,也因此被支撑拯救着活到今日。在我创作的歌曲中,融入对奈良的深情厚谊的歌有很多,最后要唱的这首《街》,也是送别从奈良上京的少年,在东京奋斗的自己回望还在奈良的少年。。。在这个故事背景下,虽然歌词并没有直接提到奈良,却是饱含对故乡之情的一首歌,最后要为大家演唱这首《街》。

老生常谈,希望大家明白爱自己是一件重要而困难的事,爱他人的重要性和难度会一直困扰着我们,仅此一次的人生中要做自己。我从患病以来渐渐察觉到自己不能做到的事,这并不是我在消极对待,而是发觉自己达不到周围人的期待,让我非常懊悔。

即使有想要努力实现的愿望,自己也无法实现,一直被这之间的鸿沟困扰着。当然也学到了很多,明白了人心的可怕,与此相对也感受到了人的美好。这两个极端是身体患病以来再次重新学习到的。今后能做到哪种程度,问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,目前确认的是活在当下,在仅此一次的人生里,要增添自己的色彩。

就在刚才一瞬间,回到中心位置前,仿佛在梦里见过这一刻。常常伴着梦境回到这里。太过常见以至于发出“又来?”的感慨。说不定今天也是,在很久以前佛祖就已经托梦给我了,如此奇妙。仿佛能听见佛祖的声音,在这分秒间内心涌动,自己的对奈良的爱,对身体发肤之爱,是多么重要而艰难,千头万绪,非常抱歉,我流下了眼泪。。。感谢流泪,证明自己还活着。我完全没打算如此感情用事,只是在最爱的奈良,唱着对奈良思念之情的歌,感情满溢不由得流下泪水,这个舞台充满许多神奇的力量。

我反复强调仅此一次的人生不要后悔,遵从自己的色彩生活。色彩与色彩之间充满各种碰撞与融合,并不是说要任着自己的性子,要充分了解自身。在了解之后,与人、土地、物的因缘际会发生巨变。原来自己是这样的,请多多留心观察。

包括我在内,也还有很多未知的色彩。每个人都不是由单一色彩,而是由多种颜色构成。在今天这样一个重要而幸福的时刻,我又发现了更多从未见过的色彩,怀抱着对每一天的感激之情,珍重而行。

在今天这样一个日子,大家汇聚到我的故乡,东大寺的各位为我搭建梦幻般的舞台,工作人员,乐队成员,住在附近的奈良居民,以及在奈良生活的大家,对所有人真心表示诚挚谢意。能拥有如此棒的舞台,衷心感谢。

奈良非常安静,请大家悄悄返回。伴着月光伴着风,伴着云伴着天空还有大地的回响,能听见各种声音。这般声音澄澈耳朵和心灵,请大家全身心去感受,打开每一个毛孔,归家夜路昏沉,小心别踩到水沟里。

前来的各位,我也听闻这次一票难求。当然我也想让更多的人都能来。。。这是运气和缘分说不清楚,今天与大家共度非常开心。

在各位百忙之中仅此一次的人生里,占用少许时间,非常感谢。由衷期待在未来的某时某地与大家再会,无论以何种形式和内容,能与大家像这般坦诚交流,在我的人生中充满更多与大家共度的时间,我在心里祈愿。请大家回去路上小心,爱你们,非常感谢。


tomoyou:

又是个粗暴的流程帖🧐

精细的数据不太会写,就发个工艺流程给大家参考一下。

(因为我做的形状不好,大家最好自行调节数据)

废话特多,还写得不清楚,不明白的可以私信问我😚

①把包包拆掉,面料的部分,有刺绣的一面是盖子,光面做包身

②定包身大小,在包身大小的基础上定刺绣盖子的大小圆度,剪好以后摆上去看看大概形状,做调节

③定好面料后,剪出里料,注意盖子的里料比面料小大概0.5㎝,其他的一样大小即可

④烫衬,把包身面料,里料,盖子合起来

⑤如图把盖子压到包身上,拉链也压上

⑥装上袋耳,包身,面料里面折1㎝压明线封口

⑦做包带,可以参考自己的包包带子

堂本光一|日经 Vol.63 为了培育“杰尼斯艺人”

前几天,事务所后辈Takki&翼宣布解散。对此我并没有妄加评论的立场。泷泽秀明和今井翼,两人各自选择迈向自己的人生路,仅此而已。

只是与此相关,各方揣测层出不穷,就连我的名字似乎也牵涉其中,我自己也很困惑。

首先,以泷泽表示培养后辈为依据,就认定“是杰尼桑的接班人”这一点,和事实稍有出入。更甚还有“光一落选”的报道,“原本我连候选人都不是啊”。(笑)

杰尼桑并不是“要选一人作为接班人”,若了解他的为人就应该清楚,杰尼斯是全部艺人继承杰尼桑的意志。也明白没人能作他的接班人。这一点想必泷泽也了然于心。

局内人来看,这次事件仅仅是引起了不必要的骚乱,我本身并没有如此惊讶啊。就我所知,艺人们也都很平静地接受了,没有引起如此轩然大波。

艺人培养艺人

“继任者是艺人全体”,这句话包含了深刻意义。首先,纵观近年来事务所现状,所属艺人数量和以前相比越来越多。我们cd出道那时(97年),不论在哪个地方有组合开控,杰尼桑一定亲临现场指导,现在要出席全员的演唱会现场,分身乏术,几乎是不可能了。

我还听说,现在就连出道的组合,对于演唱会内容,还有小孩没有接受过杰尼桑的当面熏陶。“那谁来导演呢?”“编舞师。”而且还是比教我们的编舞师更后辈,有些还是小几辈的人。并不是说这个人不行,只是这样下去,传授杰尼桑式的舞台制作方法会很大程度走样。也就是越来越不像“杰尼斯艺人”的培养模式。因此,由围绕在杰尼桑身边,实践过娱乐制作的前辈艺人给后辈直接提出意见,才是杰尼桑真正意有所指的舞台。

立足现状,今后所属艺人的中坚力量现身年轻艺人的演唱会,从旁指导的情况将会增加。杰尼桑也如此盼望。东山(纪之)桑最近也将精力倾注于杰尼斯Jr的制作上,从这个背景上看来也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。“中坚力量”当然也包含我在内,今后会投入比现在更多的目光在后辈身上,帮忙的机会也会更多吧。

以前也在这个专栏里说过,杰尼桑考虑的是“由艺人培养艺人”。以前辈身后伴舞为出发,由点及面,在此之上,由我们全部艺人继承这份事业,再次认识到这一点的必要性。

这其中,泷泽借由自身组合解散的时机,决定引退,专心投入到杰尼斯新人的培育和制作当中,想成为杰尼桑的助手。杰尼桑听完后也仅回复“务必”。杰尼桑真心把艺人当成自己的孩子,并不会指使你去做这个干那个。基本上是“你想这样做的话,我就会为你加油的”。

泷泽从前就与Jr的接触很多,我们这些前辈也十分清楚。他一直透过自己的活动照顾Jr。经年累月仿佛已经成为一生的事业一般。非常优秀。我们也会践行他的觉悟,全力相助。

再说回我的近况,音乐剧《小骑士》在帝国剧场的公演,托大家的福,已经顺利落下帷幕。虽然后面还有大阪的公演,总之在帝剧千秋乐之后,团队会一起庆功。聚餐喝酒,就很普通的庆祝方式~(笑)

电梯满员

就像聚餐时的氛围一样,怎么说呢,与es时的舞台相比,不再是仅把我这个“座长”用很大排场来对待,这让我身心舒畅。

并不是说《SHOCK》的氛围让人难受哦(笑)。只是《SHOCK》有自身有故事情节的因素,存在“不可撼动”的部分。就比如第一幕结束时(剧情设定)我以浑身是血的状态,乘电梯回到乐屋,这时其他演员和工作人员绝对不会靠近电梯。“这个时间段电梯是座长专用”般毅然决然。不过浑身是血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(笑)

《小骑士》则与此相对,第一幕结束后大家鱼贯进电梯回乐屋,“好挤啊~”一边调侃(笑)。这样的氛围虽是在同一剧场,却与《SHOCK》天壤之别,让我颇感新鲜。

到如今才能讲,在最初提出《小骑士》企划之时,对于我出演J家以外的舞台,关系者当中也有人反对。只是我自己无论如何也想挑战,就半强制性地推进...也因如此,“如果这事儿乌龙的话,会不会连累到《SHOCK》的声誉?”也有人这样质疑。当然一旦决定做了,我也得到最大地程度的支持。

正因这些缘由,东京公演姑且顺利落下帷幕,我也松了一口气。这份工作无论在何种场合,不仅仅是我自己的责任,还会影响到许多人,所以大多数情况都是听取周围人的意见行事。早在十多年前我就想参演《SHOCK》以外的作品,这次才敢执意实现这次的演出。大阪公演将抱着更高的期待来完成。
@

面基大满足^o^

自翻|堂本刚《日经オトナ OFF》十月号

东大寺LIVE举办在即!寄语奈良特别篇

   心系奈良才有了如今的堂本刚 

奈良出身的艺人众多,如他一般喷薄而出的奈良爱,恐怕是无人能敌了。关于奈良的魅力,堂本刚不断深入,为我们娓娓道来。


——出生于奈良市的堂本刚,将于9月15日在东大寺举办LIVE,由此成为一大话题。门票即刻售罄,已经在奈良的药师寺、石舞台古坟,京都平安神宫这样的名胜古迹,举办过LIVE,对他而言,在一直颇难取得音乐会许可的老家东大寺举行LIVE,毫无疑问一定会成为最特别的回忆。

与东大寺的缘分要追溯到九年前,30岁的那一年,借由乐团成员引荐,得以与长老相识。那时不是作为一名艺人,而仅仅是一名奈良市民,聆听受教。谈到了作为奈良人,想要渴望了解的众多知识,还有关于长存于我心的佛祖们。。。

关于LIVE,并没有问过“能允许我在东大寺举办LIVE吗?”东大寺有自身的戒律和考虑,我自己也并不着急。所以为什么在这次的时间点允许我办,我自己也不太清楚。(笑)在接到邀约时,怀着单纯朴素的心情回复了“一定”。

演出内容,接下来开始策划,现在的构想是想要歌唱“爱”。不是轻浮的爱=LOVE这样的主题,而是万物的起源,关于“生命”层面上的爱。原本“あ”这个字就蕴含着一切起源,而“い”是生命(いのち)的い,爱(あい)这个字,既包含了这两层意思。

在奈良,佛教和神道无偿教授了我品格、伦理道德这类做人的基本,我虽然不信教,却也擅自吸收,并创作成音乐。原本音乐的起源就是为了向佛祖与神献祭——跳起舞步奏响乐音,向大地表达感激之情。我一直有幸在平安神宫举办的live也是作为奉献给神的演奏。这次的东大寺live也如此,不是要呈现给观众,而是我与佛祖之间的对话,观众以目击的方式参与。

本来我是打算等长老们鱼贯而出开始诵经之时,演奏以背景音乐的形式登场,也许在他人看来会觉得“这有些胡闹。。。”,很难办呀。(笑)

但就算看上去是在胡闹,其实神道和佛教的世界观,与我在做的funk——奔向宇宙般的音乐,非常接近哦。佛经和祈祷词(up注:是指神道教即日本的本土教,神官在神面前诵读的祭祀内容)里也有“大宇宙”和“小宇宙”这样的词语。我还参加过给大佛除尘的仪式,与大佛一起共度过亲切时光。作为一名奈良人,能与平时照看大佛辛勤工作的各位一起session=献给佛祖的演奏,让我非常开心。

不管怎样,我要思考的是,至今为止,从相逢的长老和照顾佛祖的各位身上学到的“心”,要如何在东大寺彻底表现出来。是用语言还是音符更能传达?一边在心中感知佛祖的巨大体魄,一边思忖。(up注:东大寺的国宝卢舍那佛,高15米。)

——“我作为一名奈良人。。。”,在与堂本刚的对谈中,这句话频繁出现。14岁即到东京生活的他,从艺至今已有27年,对故乡的感情随年月积累愈发深厚。

2008年出任奈良市特别观光大使,那时,他将获赠的染井吉野亲手种植于西大寺,每年春天如约绽放。作为创作歌手出道发表的作品里,从奈良获得灵感来源的歌曲也非常多。他被奈良有趣之处吸引的理由是什么呢?

如今要是没有简单明了的说明,有很多人就算想要了解也不会行动。但奈良却反其道而为之,完全不做任何说明,用刻薄的话来讲,就类似于是“自己去领悟”这样的地方。

在奈良有“正因为肉眼不可见,才必须明了”的说法。即用“心眼”去看。但因为不可见,众人倾向于寻求解释说明。将说明很好呈现的是京都。不是孰优孰劣的问题,仅仅是思考方式不同而已。

如果说京都有(给古迹)重新着色保持簇新的传统,那奈良则是从衰败腐朽之中发现美。因为是从将古迹原原本本存续下来的角度出发,从海外游客人数来看,(来奈良的)法国人的比例会比京都更多很多。京都则可能是美国游客更多,有此种差异。

 

丰富多彩的文化在近距离范围内呈现杂乱无章的混沌感

从历史角度出发,就像在奈良有山岳信仰,在佛教传入之前就有这样的传说,从印度波斯传入各种文化横冲直撞。平城京时期,还有外国人生活过的迹象。在奈良像这样不为人熟知,需要深入才能了解的地方有很多。

奈良的核心区域,混杂着各种各样的宗教和思想,长老所云“如此近距离内,能将各种涣散的思想融合的城市,也只有奈良了”,实在有些异样啊。

但是,连异样也能捕捉,思想虽不尽相同,却能在同一片土地上共存,是因为奈良拥有这样柔软的包容力。放在日常生活里,如果人人都能换位思考,想别人之所想,明明大家肩上的压力都会消失殆尽,为什么却意识不到这一点呢?每当奈良生活一段时间再回到东京,我尤其会这样想。

——与东大寺结缘,几乎同一时期,我踏入30岁以后,开始认真学习奈良的历史文化。

原本也是因为没有好好地了解生养自己的故乡。和海外音乐人一起session时,为了向对方传达自己的想法,往往会聊到的不是东京,而是生养自己的奈良。但,解释的时候提到大阪和京都,对方通常会回答“知道”,一提到奈良不了解的人就很多了。“是在京都之前很繁荣的地方。。。”这样说,“哎!”对方就很感兴趣,“这是什么呢?”进一步询问反而自己会答不上来,以此为契机开始学习以后我了解了奈良这种混沌的状态。(笑)

——为了了解奈良这片土地,我走遍了各个城市街道和村庄。

可以说,我几乎踏遍了所有城镇村庄。在南部见到了鬼的子孙,非常有意思。在那儿能看见天象,还有环状彩虹,充满神奇的地方。如果是在东京谈论这些,就会变得有些灵异,被当成是通灵人,在奈良,就稀松平常。是真的。(笑)

我在奈良出生成长,小时候就生活在这种环境里,到了东京常常被说成是“像仙人”,“你的话像长老会说的”,虽然现在保持一年回来一次左右,奈良是就算回到原本的状态也没有关系的地方,任何时候都“想回去呀”。

NEWS1

最新单曲也充满奈良特色

以ENDRECHERI之名,于8月发售的新单曲《one more purple funk...-硬命 katana-》,歌词里也有“鬼”“宇宙”这样的词语。封面囊括山岳信仰,从莲花到白檀,将奈良人呈现的funk视觉化。是取代我名片的画作。

NEWS2

9月15日将举办首次东大寺LIVE

“本来想开两天的”,说到东大style,“要兼顾其他庆祝活动,没有彩排,仅15号这一天。我自己是直接上也觉得挺好的。因为时长大约有两个半小时,想要呈现具有奈良特色的混沌感。“


马上就要15号了~希望东大寺LIVE顺利

自翻|堂本刚表纸 音乐与人 十月号 紫色硬命(巡回和单曲采访部分)

紫色硬命  

借由专辑《HYBRID FUNK 》展开的全国巡演,以ENDRECHERI之名孕育而成的音乐,洋溢着自由与快乐。再加上极速推出的新单曲《one more purple funk…-硬命-katana-》,funk以base打底,采撷各种音源入味,是只有堂本刚才能孕育的乐曲,创意满载。Live也好新歌也罢,我得以窥见他畅享在ENDRECHERI中的模样。这期特辑将为您呈现包括巡演和新单的采访,以及于8月19日举行的summer sonic 的现场报道,后者给予众多不了解ENDRECHERI的乐迷强烈冲击。如今的他手握自由与希望,无所畏惧。


LIVE中我并没有非要站上舞台的必要,仅仅是大家聚在一起奏响帅气的音乐,就很棒。 

 ——首先我想请您回顾一下巡演。  

非常棒。虽然最初有些担心,像这样开心的巡演,迄今为止还没有过吧。

 ——我个人来说,特别是巡演后半程的展开,并将它直接带入到夏季音乐节,拥有让第一次参与的观众也能全情投入的向心力,真是精彩绝伦的演出。 听您这样评价很开心。《HYBRID FUNK》发售以来,从我主持的电台节目里收到了十几岁听众的来信,反响很热烈。我自身来讲是一张强调解放自我的专辑,包含了些许疯狂躁动,想要将进一步解放自我的部分呈现出来。能收到年轻世代类似“很帅气”的回应,我很受鼓舞。实际上在我心中制作《HYBRID FUNK》本身就包含了面向十几岁年龄层的听众。想制作出让它们也觉得很帅气有趣的作品。

 ——可以说是将这股冲动孕育成形的作品吗?  

对对。和我同年龄层以及稍微年长些的人们,大家积攒了丰富的人生经验,人生百味多少都品尝过了。在面向他们制作专辑时,装老成是不行的,而面向十几岁的年轻人,将这股原始冲动直接呈现出来,更能触动他们。所以当我在fmb里到收到大量他们的来信时,切实感受到了这份触动。 

——如果是十几岁的小刚听到《HYBRID FUNK》会有怎样的感受呢?  

整个人被拍飞吧。“这究竟是啥?”(笑)之后可能会称赞“不明觉厉”。一开始是“什么啊?”的反映,之后是“这样啊,不明白就对了。”难道不会这样想吗?

 ——确实是这样的专辑。  

所以巡演也是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。如果想在这儿想增添些质感,就会大刀阔斧地重新编曲,即使我不唱的段落很长,只要奏响的groove很帅气,就没有问题。极端来讲连我站上舞台的必要都没有。仅仅大家聚在一起演奏帅气的音乐就很棒。所以我的乐队很自由奔放,无敌帅气。竹内君的freestyle rap除外。(笑) 

 ——哈哈哈哈哈。  

神户公演时竹内君不在,就我们自己唱rap。大家一句接一句,气氛嗨翻天。竹内君因此还嫉妒,抱怨不想听这场live的音源!(笑)巡演的最后一天,我对竹内君说“让大家听听,你这小子的freestyle”结果川岛君(川岛崇文/萨克斯)紧急顶上表演了“CHERI style 说唱”。(up注:原文是CHERI STYLE DUNGEON也就是FREESTYLE DUNGEON,是朝日电视台的一档音乐类选秀节目。这里是指freestyle rap对唱,类似hiphop,两人及以上用说唱形式抛梗互怼)(笑)   

 ——这又是神马?(笑)  

开始是竹内君在mc调挑衅川岛君:“大家都坐新干线/为啥你一个人要坐车!”,于是川岛君手握话筒反击:“我的体型太壮/如果是新干线中间席/一屁股下去,大家都会困扰!/所以要坐车!”(笑)我一边爆笑一边弹贝斯,竹内君又唱起来:“这次是你小子梦寐以求的freestyle/比我还帅?/别蹬鼻子上脸了!” 

——“比我还帅”也太牙白了。(笑) 

是吧(笑)。听到这个我用自己的freestyle(回应)反击回去了。首次尝试freestyle竟然还不赖。 ——好想听听看。有多少小节呢? 16小节,本来还可以尝试更多的,不过freestyle不是我该战斗的地方吧(笑)。  

——看得出乐队的状态真好。在这样解放的状态下,将要迎来音乐节。(注:取材日是8月10日)。 

是呢,SUMMER SONIC在大阪的会场是在户外,并且还是正午时间出场,有点担心会不会太热。从来没有办过在正午时分还是户外的LIVE,不过这次的曲目相当致密,敬请期待。 

 ——嗯,有点像巡演的延续吗?

 是的,没有mc,最后仅行礼就退场。 ——酷酷的不也挺好吗? 音乐节我是第一次参加,很多地方不明白,乐队成员大多经验丰富,要怎样才能带来冲击,他们提了许多建议。最初只定了一首session,也有人提议将session时间不断延长,“这也太劲爆了”(笑)。

 ——确实是(笑)。不过今年的summer sonic有CHANCE THE RAPPER,THUNDERCAT、RAMZ等hiphop和black music风格的音乐人,他们的饭,第一次看ENDRECHERI的现场一定会很吃惊。 

是这样就好了。 

——昨天也采访了很年轻的乐队,无意中聊到了ENDRECHERI,他们称赞是独创的funk,乐队很帅气。不是以堂本刚solo project的名义提到,而是ENDRECHERI的funk乐队。

 非常开心。这样年轻一代如水般柔软将我拯救。包括时尚和发型在内,汩汩涓流都温柔汇聚。这份包容与我爱豆的身份无关,让我能很轻松自在的做音乐。

 ——对他们来说音乐就是全部。  

想贪恋这份温柔,自由地做音乐,这样不也挺好吗。不过同年龄层和年长的人(不过做funk的人……)会提出意见哦。能从中学到东西,虽说是很中肯的建议,不过听信太多,做出来的音乐就变成70年代的王道funk了。

 ——被正统束缚吧。 嗯。有人也提过效仿Sly(&the Family Stone)和Parliament(up:最重要的一首单曲《P-funk》,随后衍生出同名音乐流派。)风格怎么样?

我想做的并不是那样。不是仅仅简单模仿喜欢的funk音乐。我要用什么样的bass怎样弹才能让心情愉悦,从非常简单的感觉开始构建曲子,在录音室和同伴们将聊的东西原原本本的演奏出来,或是将与朋友通话后的感悟在家里写成歌词,这些都很重要。不是光靠大脑想来做音乐。 

——原来如此。 将突发奇想逐渐打磨出音乐的外形,生出手脚,捏成鼻子眼睛,最终成为一首完整的歌曲。不讲究细枝末节,向着彼岸,能奏响热衷的音乐,就是属于我们的桃花源。为此像是踏上了没有攻略的旅程。一路上完全没涉足过的funk的人也为我声援,增添源源不断的神来之笔。这样构成的ENDRECHERI包罗万象,十分有趣,即使有评价不那么funk,“这种捉摸不透的感觉很有意思”听到过这样的称赞就够了。  

——ENDRECHERI的成员也不全是出自黑人音乐领域,这也是有趣之处。在如今讲究多样性的时代,ENDRECHERI从一开始就很好的体现出这一点。 

只要是音乐人都会想做出自由的音乐。但环境的影响果然巨大,人处于怎样的环境,又抱着怎样的觉悟,音乐性都会随之潜移默化。我也是与各种人邂逅,接受不同刺激,最终形成自己的定义:只要有大家共享的音乐,就是funk。

 ——ENDRECHERI式funk。

 嗯,不过我并没有听太多别人创作的音乐,怕受影响。有谁给我推荐的话,“好好听一次试试看?”“啊,原来如此”。这些听过的歌曲有时会无意识的输入身体里,又会下意识地用相似的手法去表现,对我而言十分危险。所以海内外的音乐我都不太主动去听。

 我在还不能游刃操控自己歌声的状态下录的歌。这次的新单是牵扯出许多纠葛而发售的作品。

  
 

 ——嗯,确实您给人输出的印象,很少有输入的感觉。

 由冲动产生的音乐,很容易入耳,而经过思考做出来的音乐给人深思熟虑的印象,融入知识经验会变得可怖。前者从头至尾仅包含冲动,听完后只会留下不明觉厉之感。这样更让我觉得轻松愉快,我也想做出这样的音乐。

 ——所以比起听更愿意写。

 我更享受创作吧。

 ——其根本是触及到艺术的本质。不止音乐,大抵创作者随着作品的不断积累,表现欲求日趋枯竭,碰壁的人绝不在少数,而您是将原创放在首位。 

——在家里用电脑写歌的时候,确实没有考虑过想写什么样的歌,就好比画画,有个大致的“画幅天空吧”的构想,要用哪种色调哪种笔倒是没有想过。不断尝试着前进,将迸发的灵感延续。比方说现在我正在写的歌,采访里说过的话,如果很有趣,我就会把它加入到歌曲中。

 ——说到,这次的《funky塑料袋》和《神机械》都是在巡演诞生出来的歌曲,用这种方法ENDRECHERI能创作出源源不断的歌曲呢。 

大概吧。不过都是奇怪的歌。(笑)

 ——还有就是,不管是音乐作品还是为人,您都给人相当沉着冷静的印象,巡演的mc也坦率地聊起自己耳朵的状况,用幽默的话语穿插其中,让人印象深刻。开演前耳栓不见了,引发骚动也直接讲出来了。(笑) 

耳栓常常不见了。(笑)大阪千秋场也是,live后淋浴,跟来宾寒暄之后还有平安神宫公演的商讨会,耳栓没有放在收纳盒,一直放在衣服的口袋里,就这样开完了商讨会,回去的路上“啊,耳栓!”才意识到不见了,其实就装在衣服口袋里,已经是第二次了。(笑) 

——像这样穿插幽默讲述着“这就是我的现状”,坚韧而强大。

 当然也有很多担忧。拿耳朵来说,经过live表演不断磨合,在一定程度上逐渐摸索出与之相适应的策略和方法。不过录音目前还是很勉强,这次的新单也是,大家的伴奏都很帅气,自己的主音还吃不准。会造成危机和不安。虽然如今的录音技术可以不断修音,我不想这样做,这就是我现在能唱出的水准。

 ——音乐就是呈现自己当下原原本本的状态,自负心一样。

 嗯,这次新单录音也是在巡回中完成的。突然接到《银魂》(注:dTV原创电视剧《银魂2》)主题曲的邀约,我也作为演员参演了电影版的拍摄,结下了缘分。就是留给我的时间所剩无几。工作人员问到什么时候写比较好呢?“巡演中吧”,“哎~!”聊到邀约的事,首先一鼓作气写了《one more purple funk…-硬命katana-》的小样,在巡演中完成录音。

 ——这首歌KenKen也参与制作了。

 对,久违了。写这首歌的时候,就想到了他。KenKen和Duttch(鼓)偏金属硬朗的节奏,再加入一些电子音效果器,主音也以偏funk类似变态的感觉来唱。

 ——副歌也同样印象深刻。

 我想让副歌听上去像唱祝词一样。类似气氛怪异的典礼。奈良有名为“御祭”的祭典(春日大社)。在黑暗的森林中,手持松明的神主一直呼喊“噢~~”前行。这样的祭典仪式神秘又令人害怕,好比男女共枕之时也有类似感受。将这种氛围用贝斯勾勒出原曲基调,Gakushi君(键盘手)充分修饰润色。

 ——收录的歌,涵盖也很广。  

《funky塑料袋》和《神机械》都是在巡演首日以session为原型产生的歌曲。《奥奥奥之院》有个大致的谱子再构建成型。还有就是周围人建议“是时候写首认真的抒情歌了?”(笑)

 ——就是那首neo soul风的《rainbow gradation》?非常棒呢。

 我很努力的想写出王道的情歌,结果给自己出了难题。(笑)不过实在想不出自己唱王道歌曲的样子,就拜托了佐佐木润,“请时髦的编曲”。

 ——在巡演的间隙录音不是很辛苦吗?

 嗯,要怎样才能唱得和以往一样呢?现在的状态无法构建出这样的环境,也不敢说将来能做到。我在还不能游刃操控自己歌声的状态下录的歌。从这个意义上,这次的新单牵扯出许多纠葛而发售的作品。

 ——即使这样也敢于不修音吗?  

修音虽然能更动听,这样做我自己还好,对不住的是工作人员。我的耳朵目前这个状态大家都很严肃对待,我很珍重大家这份心。 

 但即便是衰败腐朽,里面也蕴含着宿命般的美。不管自己处于什么样的状态,那就是现实,抬头挺胸直面生活就一定没有关系。

  
 

 ——趁热推出新写的歌,不也很有趣么?

 是呢。如果创作有停滞,加入很久之前写的歌也行。新写的歌会更能感受到当下的我。所以这次的新单也和巡演一样,虽说是名为ENDRECHERI的live,我站在舞台中央,那个位置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吧?音源也是,自己作为主角的印象很稀薄。不断打磨,虽然主音是我,大家也会突然唱起来,我想做这样的funk。 

 ——渐渐有了雏形呢。

 是,即使胡闹也能成立了。 

 ——硬命的歌词也很官能,极尽自由。 想想看,这首歌居然通过了(笑)。从情欲也蕴含美的角度来写,像在阅读流行的官能小说一样。

 ——将情欲优雅捕捉,上次《HYBRID FUNK 》采访也提到了这一点。  

嗯,男女共赴云雨之时,既有愉悦在炙热燃烧,也有感时花溅泪的悲伤,将红与蓝经充分混淆就成了紫。 

——紫色如今已经成为了ENDRECHERI的代表色了。

 还有我在银魂里面饰演的角色(注:高杉晋助)的代表色也是紫色。导演连这点都想到了。我出场的戏份,灯光照明也以紫色为主。导演本来就很喜欢funk,貌似是Prince的大饭哦。 

——Prince的标志色也是紫色呢。

 是呢,但ENDRECHERI的紫色不是延续Prince,而是从日本的贵族色里面提取。

 ——像这样将演戏与ENDRECHERI的音乐相链接有什么感受呢?

 在开始重启ENDRECHERI的时候,首先就有将音乐,时尚和发型,这三者构筑成三角形的概念。那时还没有出演银魂。虽然有很多人称赞我的演技,老实讲,我自己对表演并没有灌注那么多热情。

 ——为什么呢?  

演戏有剧本,不是准备好台词了吗。像这样为他人提供的作品自己着色的工作,如果是音乐上的会很开心,演戏的话就很辛苦了。如果演戏也和funk一样,从无到有,我倒想试一试。

 ——像即兴表演这样?  

对。剧本也是将自己一时兴起的内容一口气写出来,最后变成奇怪的故事。参与演出的有大物也有龙套,可能的话普通人也混杂进来,如果是这样的表演,一定非常有趣。我不擅长按照准备好的剧本,熟读进入角色的方式。只是银魂呈现出混沌的世界观,很有意思,时代设定是身穿和服,持刀战斗,却出现宇宙飞船和宇宙人。

 ——某种程度上也是如P-funk般的混沌。

正因为是这样的作品,我作为演员也容易跳出来,如果是反映现实的时代剧,可能会入戏很深吧…对了!说到P-funk,这次为我绘制新单封面的青山ときお君也很喜欢P-funk。

 ——完全是一脉相承的封面。

 是吧?青山君是竹内君介绍给我认识的。在极尽严苛的时限内,做出了最棒最帅气的封面。 

——马上就要迎来向去年复仇的夏季音乐节和平安神宫公演了,之后还将举办首次东大寺公演,会以什么样的心情面对呢? 

不管怎样都是先围绕着耳朵的状况来安排。但是像我常说的。耳朵变成现在的状态,我正在度过这一特殊时期,由此也产生出特殊心境,不是吗?想将这种感觉通过作品和live反映出来。原本是想让大家感觉不到耳朵的状况,呈现和以往一样的表演,“我的耳朵现在还做不到”,接受现实,呈现的表演更美。我现在也是这样考虑的。 

 ——原来如此。

 隐忍逞强是一种美,开诚布公流露脆弱,也是另一种美,后者更像奈良。奈良的神社和佛像(经过长年累月的冲刷)即使颜色剥落,也都不太会重新上色,我很支持(衰败凋零的美)这种观点。我生长在这片土地,就会在胸中涌出对本真美的探索和想要揭示的心情吧。 

——说到夏季音乐节,会在许多完全不了解ENDRECHERI的乐迷的面前现场表演? 

是呢,比起担心,能向他们传达ENDRECHERI的音乐让我更喜悦。一直以来都想这样做。将如今的我原原本本的呈现出来,仅仅让观众看到我和乐队在快乐的玩音乐,让观众享受其中我就很幸福了。第一次体验ENDRECHERI现场的观众,“虽然搞不清楚,不过很有趣,非常帅气”有这样的想法我很开心了。“不怎么喜欢”“不过是爱豆闹着玩”有这样的意见,我也会作为评价之一虚心接受。嗯…虽然并不是这样打算啦。

 ——很可靠啊,现在的堂本刚,无论做什么都充满自信,看上去没有顾虑。

 虽然不是刚才奈良的话题,但即便是衰败腐朽,里面也蕴含着宿命般的美。这也跟很多人说过,不管自己处于什么样的状态,那就是现实,抬头挺胸直面生活就一定没有关系。 

——这一点也很好的体现了,现在的ENDRECHERI就算是马上也能做出新的歌曲。 

嗯,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制作新专辑了,虽然还什么都没有,一有时间就想空出来录音,如果录音期间空出来,节奏又会被打乱,现在live期间趁热打铁,想把目前的作品剩余部分都完成。《HYBRID FUNK》确实是自信之作,收到各方刺激,下一张想做出更加有趣,充满宇宙感的funk音乐,已经有了这样的构想。



自翻|堂本刚表纸 Men’s preppy

音乐是我人生的坐标轴,发型,时尚都由音符来演绎。

在男性发型潮流中掀起旋风的不对称发型究竟是怎样产生的呢?和堂本刚一起聊一聊背后的秘密。

——提到堂本刚就会想到不对称发型,这是您自己设计的吗?

二十三、四岁的时候自己剪的哦。我不善于和发型师交流,就问了周围人的意见,有人提出那你试试自己剪?于是就借来了理发推子和梳子,自己尝试着剪了,然后变成了不对称发型。

——这么说是碰巧了?

嗯,两侧不一样虽说有些奇怪,也挺有趣。原本我是遵守规矩的人,但讨厌拘泥于形式。虽说是哪个领域都有“主流”。我会想凭什么决定呢?可以有更多可能的话,活着就要试试看。基本上音乐就是我人生的坐标轴,凭音乐的感觉来剪头发,自己创作的音乐也很放飞,不太有常规。将鼓、贝斯的节奏和groove打地基,在上面随意建造。发型也是一样,虽说会配合季节天热了就剪短,也不完全是。Funk音乐人的发型虽然流行,我是日本人的关系,跟他们的骨架、肤质都不同,就要融入日本人本身肤质和体格上的特色,做出来的发型没有任何标准,全凭兴起。

——结果就成了独一无二的造型了。

音乐也好,时尚也罢,将“易燃易爆炸”的事物调和起来十分有趣。虽说大部分人不愿失误,我就算失败也没关系,会放手去做。

——拿起剪刀,脑海里已经有成品的画面了吗?

有个大致雏形,不过一旦开始动手就越跑越偏了,结果就变成了左右不对称的样式。(笑)当时连左右不对称这个词大部分人都没听过。剪完以后,总觉得还缺点什么,就跟化妆师搭话。那时他还是助手,盘算着如果让这个人来剪,好像会很好玩,就拜托了。创作不是由一个人来完成,新成员的加入会带来更多新鲜有趣的东西,音乐也是,“我就要这么做”这种创作方式一概不想,也没有。仅仅是和人生旅途中邂逅的伙伴一起做音乐。之后要怎样感染别人,对没有兴趣的人强行安利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做的。当然我感兴趣的方式也愿意尝试,不会提出推销的企划。

——自己的发型引领潮流有什么感受呢?

就很客观的觉得,人还真是有趣呀。我对于没兴趣的东西完全不上心,跟流不流行无关。觉得有意思的话,会试着深入了解下,总之就是好恶分明,讨厌的东西完全不感兴趣,这也是理所当然。只是在杰尼斯事务所,稍微改变下就会看作是另类。(笑)这种人一定不在少数。

——除了左右不对称,还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发型。

有尝试过麦田收割式(up:实在找不到对应的中文,类似乙控场限男前头,耳朵两侧和后颈处剃的很短。)、三七分。这些发型都很适合日本人的骨架。憧憬黑人音乐全部照搬的人也很多,能hold住当然可以,像喉咙部分的肌肉跟他们接近的话,就能发出粗犷的声音,声线也能延展,不过我就没有这样的肌肉了。所以日本人创作黑人音乐也同样适用,要重视日语本身的发音。发型也是一样。

——要充分了解自己。

是的,服装也是一样的,我身高不高,适合身材高大的衣服,我就没有办法了,这个心结当然很快斩断了(笑)。那要怎样穿上去才会帅气呢?从适合自己的着装入手,想到的是与女装混搭。跟造型师探讨后,建议尝试下女装混搭,超越性别会很有刚的风格。就这样将男装与女装、高街品牌和大牌混搭,玩起了将对立的事物融合起来的游戏。现在也采用这种搭配,我还挺喜欢的。音乐上也是,乐队并不是只吸收FUNK领域内的音乐人,这样做出来的音乐虽然很帅气,但会减少独特性。做出来的FUNK稍微有些不协调,超过期待值可能更有意思。见到专业音乐人,我就会思考这个是怎么做出来的呢?在常理无法接受的地方,放飞思绪会很有趣。我自己思考时会先试着跳出思维,将对立物相结合,明明看上去水火不容的两者,意外地融合。正是不完美的融合才生出美感。类似这样从古至今,日本都是将各种文化用自己的方式交融,转变并扩展,存在像DNA一样的特质吧。特别是奈良拥有这样的气质。

——接纳吸收并创作出适合自己的作品,这次的拍摄也是您自己调整的。

同一个发型能变幻出多少种风格呢?将头顶部分放下来遮住两旁剃的很短的部位,就变成了女孩子容易接受的发型,相反,将头顶梳成大背头,就变成稍微硬朗的风格,男生也容易接受。这两种发型,根据现场当时的气氛来调整。我的职业,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工作,一个发型做出两种风格,能带给我不同的感觉,自己也乐在其中。意外地还能打起精神。向大家推荐这种不常规的发型。

 刚老师非常懂了~ 


——新单曲是以怎样的感觉来创作的呢?

因为是作为dTV原创电视剧《银魂2》的主题曲,就加入了剧中元素,偏ROCK风同时,以同好能听出来的方式,加入FUNK作为香辛料,我的音乐cd版和live完全不同。时常会大刀阔斧重新编曲。和发型一样没有乐谱。我会将乐谱中没有的元素作为看点融入歌曲中,就像日常生活里顶着奇装异服的人,却在吃糙米。这种不协调的搭配十分有趣。什么都不去限定,仅仅是稍微改变下角度结果就完全不同,我的生活方式几乎都是这样。


将堂本刚对音乐的思考,时尚以及生活方式一一串起,呈现出柔软又不失自我的生活方式。卓艺出众,让人想稍稍模仿试试看。